• 好心肝伙伴
  • 回首页
  • 首页 >> 成立缘起
    成立缘起

    icon02icon02icon02成立经过 icon02icon02icon02

    1994年,一群长期从事肝病医疗及研究的医师,走出了象牙塔,发起一场消灭肝病的革命。
    民国83年,几位台大医院肝胆专科医师在与无数肝病病人接触的过程中,有感于民众对肝病的无知,以及因此受到的肝病危害之钜,决定共同走出象牙塔,成立一个以肝病防治的民众宣导及医疗研究为宗旨的基金会。
    创会之初,有幸得到社会善心人士的共鸣,大家有前出钱有力出力,不但〔财团法人肝病防治学术基金会〕于83年11月成立,更在成立后很短的时间内,成立了国内第一个以肝胆专科医护人员为主的义工组织及〔免费肝病谘询专线〕,开始接受民众的谘询,个别解答肝病相关问题。肝病基金会一步一脚印、十年如一日的消灭国病之路,就此展开。

    icon02icon02icon02本会发起人 icon02icon02icon02

    中央研究院院士.和信医院荣誉院长.台大医学院名誉教授宋瑞楼教授
    台大医学院内科许金川教授
    台大医学院外科主任李伯皇教授
    台大医学院副院长黄冠棠教授
    台大医学院李宣书教授
    宜兰罗东五福眼科医院‧肝病基金会前董事陈五福博士

    ( 陈五福博士与肝病基金会故事download )

     

     

    象牙塔外的天空-财团法人肝病防治学术基金会成立始末
    (本文刊载于1995525日《肝病防治特刊》)

    许金川/台大医学院名誉教授、本会董事长

    治病救人是医师的天职。然而,有许多疾病目前仍无法医治。面对无法医治的疾病,总要有一些人去研究防治之道,化不可能为可能,才能提升整个医疗水准。这大概是教医院的医师应该负有的另一份使命吧!

    二十多年前,还在当住院医师时,读到了几篇关于超音波的文献,从此自己开始暗中摸索。想不到由此发现超音波对于诊断肝癌的重要性,使我在以后行医的日子,接触到数以千计的肝癌患者,与肝癌病人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些肝癌患者千里迢迢地来自屏东、高雄、澎湖、台东等全省各角落,也有些是已经移民海外的国人。他们之中大多是四十岁到六十岁事业有成的中年人,是家人的先生、父亲、母亲、兄弟姊妹或祖父母,也有些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这些患者的共同点,在于他们大都是B型肝炎带原者,也大部份是有症状时才就医。望着病人焦切求助的神情:看着即将成为孤儿寡妇的家属,对于每天必须面对这些残酷事实的我,除了无时不感染到家属的哀伤外,更形成了一股莫大的压力,这压力与日俱增。午夜梦回,常思如何寻求防治之道。

    民圃七十年起,在宋瑞楼教授的指导与卫生署的大力支持下,我及其他同仁开始了利用超音波扫描对容易发生肝癌的民众从事早期发现肝癌的工作。在当时国内是创举,在全世界也是起步最早的国家之一。十余年来,我们陆陆续续发现了许多早期的小型肝癌,因而挽救了不少人的性命。这些早期发现的肝癌患者一般均无任何症状,而且经过治疗之后,将近一半可以活过十年以上!他们之中大多为B型或C型肝炎带原者,或肝硬化患者或有家族性肝癌病史的患者。

    国人罹患B型肝炎比例之高,是全世界第一位。全国人口中就有三百万的B型肝炎带原者。这些带原者有些会变成慢性肝炎,再转成肝硬化,最后变成肝癌。这肝炎肝硬化肝癌三部曲,成了国人健康的隐型杀手!根据卫署统计,肝癌的死亡率仍然高居全国癌症死因的第一位,其中原因主要是许多民众对肝炎、肝硬化及肝癌之认识一无所知,许多高危险群的民众不知定期追踪检查,以至目前的肝癌患者中仍有三分之二以上是晚期、末期发现太晚的患者,而延误了治疗的契机!「庶民不教谁之过?」推广肝病防治知识以及普及民众健康教育是何等重要!

    虽然目前肝癌已能早期发现,但有一部份的病人由于肝硬化太厉害而无法治疗,或者在手术或其他治疗后又会复发。复发的主要原因与病人肝脏中潜伏的B型肝炎病毒或C型肝炎病毒之作怪有关。因此研究如何消灭体内之B型肝炎或C型肝炎病毒以避免引起肝硬化或肝癌,或找出肝硬化导致肝癌之因,以及发展治疗肝炎、肝硬化及肝癌的新方法,是有待国内学者努力的一个目标。

    本人由三十岁出头血气方刚之年开始从事肝癌早期发现的研究,在将近二十年辛勤工作中,虽然对肝癌的患者做了一点贡献,但随着年龄渐长,倏然发现自己「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而体力日衰!」百感交集,才深深体悟到个人生命的短暂,以及一己力量的渺小。

    另一方面,做研究要有相当的人力及物力支持,而近年来,国内医疗环境大幅改变,研究经费大量缩减,时常要为筹措研究经费而呕心沥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何破茧而出,突破困境,以聚集更多的人力、 物力共同为肝病之防治而努力,一直在脑海中盘旋着!

    约莫在两年前,研究室的助理从报纸上读到一则报导,传阅于我。那篇报导,主要是描述一位法国的人士,他的孩子经诊断发现罹患了肌肉萎缩症,而医界既无法治愈他的孩子,也不知道确切的病因。在失望无奈之余,他发愿非找出该症病因不可。于是,他透过各种管道,连续六年在全法国发起募捐,获得热切回响,募得来自各界钜额的捐款,这位人士就这样运用了来自民间的力量,建立起基因?究中心,影响所及,至今法国的基因研究,因而在全世界占有重要的地位。

    这篇报导给了我相当大的启示。事实上,社会上许多人士具有爱心、乐善好施,只待我们去发掘而已。如何开发这个庞大的社会资源以凝聚来自民间的力量,已聚集更多的优秀人才与更多的物力成了我下一步要努力的目标。

    我将这个想法求教于恩师宋瑞楼教授,马上获得他的首肯与鼓励。但是,筹设一个基金会,需要相当大的资金,谈何容易?于是在八十三年初我邀了其他几位在国内长期从事肝病研究的同仁,包括李伯皇教授、黄冠棠副教授、李宣书医师、眼科名医也是社会知名人士陈五福医师等人成立了筹备会,共同努力筹募基金。

    大概在一年前,从报纸上得知某基金会成立的消息,该基金会的董事之中,有两位是我的旧识,心中一直记挂着成立基金会的念头再度浮现:或许,或许能不仅止于纸上谈兵,可以把理想付诸实现---

    经过内心一番天人交战,鼓起勇气拨了电话,想不到就只是透过这两通电话,便获得两位人士慨然资助,让基金会正式成立,有了这个好的开始,也给了我莫大的信心与继纩奋斗的勇气。

    老实说,在提起电话筒之前,那话筒有如千钧重,教人迟疑不前。对于一个做研究、做学术的人来说,平日遨游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少有外求于人的机会;再说,「士大夫不言钱」,古有明训,怎可逾越!

    然而,念头转,思及这项求助的动机,并非图谋个人私利,况且,但凡在社会上各行各业卓然有成的人士,自有其独到精辟之见,可提供基金会日后发展参考之用。抱着虚心求教的心情,我拨下了那两通深具关键意义的电话,顺利成立了财团法人肝病防治学术基金会,也就此为我个人久居的学术象牙塔打开了一扇天窗,得以窥见塔外宽阔的天空。

    虽然本基金会的成立只代表着一群学术界同仁走出象牙塔,寻求社会资源,凝聚社会力量,以作为肝病防治工作的一个开始,然而,基金会能踏出最艰难的一步正式成立,必须特别感谢这两位善心的社会人士,除了向他们表达最真诚的谢意,更期待有更多的爱心人士能共襄盛举,一起为肝病防治工作而努力。

     

     


    好心肝会刊-第79期(2017.07.15出刊)
     
    年代新闻《聚焦2.0》许金川教授专访
    保肝短片
    保肝讲座
    活动纪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