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肝故事好心肝故事

還是有希望!

返回上一層

肝病是台灣的國病,其中C型肝炎約有30多萬人,為肝病的第二號殺手僅次於B型肝炎,C肝主要的傳染途徑為輸血、體液傳染,平時應避免不必要的打針、刺青、穿耳洞及共用牙刷、刮鬍刀。感染C肝病毒後約有一半機率會轉為慢性肝炎,其中有一部份會轉為肝硬化,最後變成肝癌。因此,我想以個人治療C肝的經驗分享,告訴大家及早發現配合治療,肝病不再是那麼可怕。

  民國88年退伍的那年,在一次血液檢查中得知我的C型肝炎的抗體(Anti-HCV)呈現陽性反應,當時存著懷疑的態度想說是不是檢驗有誤,因此,到另一家醫院檢查但結果還是相同,當時的我腦中一片空白,心想為什麼是我?在人生前程剛要開始時,意外地得到了這個考驗,在經過埋怨及難過後,心想現代醫學發達只要配合醫護人員治療,一定有治癒的一天,所以就開始了與C肝的抗戰。由於在92年以前肝炎干擾素治療是需要自費的,費用相當高,因此,考量家中狀況並未積極治療,肝指數在這期間起起伏伏,似乎沒有改善的情況,92年底在一次機緣下,得知健保局有個慢性BC型肝炎治療試辦計畫,當時與醫生討論後覺得有機會符合治療申請,在做完肝穿刺確定為中度纖維化後,醫生便將我的資料送到健保局審核,在93年農曆新年過後,我便開始做干擾素合併口服Ribavirin的療程,干擾素是每星期施打一次;口服藥一天兩次,治療時的副作用包含發燒、食慾不振、情緒不穩、畏寒、疲倦、頭痛及掉頭髮等,雖然副作用帶來的影響一直衝擊、考驗著我,但是每次去看報告時指數持續下降,心中莫名的喜悅是言語無法形容的,很快地期待已久與C肝的抗戰終於告一段落,之後的定期追蹤檢查,指數也都保持正常,當醫生說我也成為那四成成功機率的病人一員時,那份重獲健康的喜悅是金錢無法衡量的。

  我想在這次治療中,平凡的我是不可能獨力去完成這個任務的,我要感恩醫護人員的協助;感恩大家因為有你們的支持才能有健保,感恩我的同事、朋友及家人因為你們的包容、關懷及鼓勵,我才能順利治癒。朋友們,今天希望以我的故事,提醒大家對肝病、對健康的重視,早期發現早期治療讓肝病遠離你我,擁抱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