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教影音肝病資訊

免疫加標靶複方藥 晚期肝癌治療主流|好心肝·好健康

返回上一層
免疫療法在晚期肝癌的角色愈來愈重要。臺大癌醫中心榮譽院長、臺大醫學院內科特聘教授鄭安理在接受《好心肝》會刊諮詢時表示,2020年8月國內核准免疫加標靶的藥物組合,且列入晚期肝癌的第一線療法;因為療效佳、副作用小,對於沒有處方禁忌的病人,已可取代既有的第一線標靶藥物蕾莎瓦、樂衛瑪,成為晚期肝癌的治療首選。而受此啟發,二種或三種不同藥物的組合療法,也成為下一波的研究焦點!
 
相較於其他癌症,肝癌因腫瘤特性找不到特定的標靶,過去10幾年來只有一種標靶藥物蕾莎瓦,它屬於酪氨酸激酶抑制劑,具有多標靶的特性,用來阻斷肝癌細胞的訊息傳遞路徑,但相對也帶來較多副作用,且延長存活期的效果很有限。
 
雖然陸續又有其他肝癌標靶藥物出現,例如樂衛瑪也被列在晚期肝癌第一線治療藥物,且有健保給付,但仍屬於TKI類的標靶,療效相似,副作用也不小。
 
所幸,免疫療法的出現為癌症治療另闢蹊徑,其中一種稱為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藥物用在晚期肝癌上,臨床研究顯示可延長病人的存活率,有效性約20%,故健保在2019年4月首度給付抗PD-1免疫抑制劑保疾伏,可作為晚期肝癌的第二線用藥。可惜的是,健保在一年後取消保疾伏用於肝癌的給付,使得肝癌免疫療法又回到全自費的狀態,病友大呼吃不消。
 
雖然肝癌的免疫療法暫時被健保排除在外,並不表示免疫療法在肝癌已無角色。儘管晚期肝癌病人單獨使用一種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腫瘤反應率確實無法再提升,但2019年底發表的一項IMbrave150全球臨床試驗,證實免疫加標靶的藥物組合,在晚期肝癌的療效上有新的突破點,這個藥物組合為癌自禦併用癌思停,簡稱為「atezo-bev」。
 
癌自禦是抗PD-L1免疫抑制劑,過去單獨治療病患的效果並不突出,讓它「重生」的關鍵就是找到合適的配角—癌思停。這是一種抑制血管生長因子的單株抗體標靶藥物,已是使用多年的老藥。
 
「atezo-bev」複方組合讓兩個藥有免疫協同作用,臨床觀察發現,免疫療法讓腫瘤縮小持續的時間比較久,往往一年後仍可維持;即使沒有縮小,也能不惡化,不像過去使用化療或標靶藥物,即使腫瘤有縮小,大約3∼6個月後腫瘤又會惡化,甚至加速惡化。
 
這也是首度有療法可改善晚期肝癌患者的生活品質。單獨使用標靶藥物蕾莎瓦或樂衛瑪時,病人必須天天服藥,會有皮膚病變、疲倦、腹瀉等副作用,「atezo-bev」複方組合是3週注射一次,副作用患者主觀上較無感覺,跟吃標靶藥天天有副作用的感受差很多,在歷來的癌症藥物臨床試驗中,也是少見的讓病人在治療時反而感受到生活品質提升。
 
臨床上,此複方組合大約使用兩個月就可以知道有無效果,反應好的病患,其腫瘤標記一般都會下降,就會建議持續使用至少一年後再停藥。比較可惜的是,還無法預先得知什麼樣的肝癌病人有效,得試了才知道。由於健保目前沒有給付,昂貴藥費對病患是蠻大的負擔,若健保能給付,當是病人之福。
 
「atezo-bev」的成功,也引領晚期肝癌的治療加速走向以免疫療法為主的藥物組合。學理上來說,任何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搭配抗腫瘤血管新生藥物,應該都有類似的治療效果,因此,現在有很多研究嘗試使用免疫加上其他TKI標靶藥物。
 
因此,以免疫療法為主的藥物組合發展,將決定晚期肝癌的下一步。從上述這些2020年發表的初步研究結果,可預期若能有效處理抗CTLA-4免疫抑制劑的毒性問題,再搭配較低劑量的TKI標靶藥物或抗腫瘤血管新生標靶藥,這樣的3種藥物組合要達到腫瘤反應率超過45%、中位存活期超過25個月的目標,並非不可能,相信這對於晚期肝癌病人來說,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新進展!

你或許會有興趣…